我愛樂福鞋

關於部落格
  • 6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忠義不能兩全也只好罷了

夏金逸眼中閃過一絲不飲料店可覺察的寒光,上前拜倒道:“屬下夏金逸叩見蘭妃娘娘、公主殿下。”

李寒幽淡淡一笑,看了蕭蘭一眼,道:“師姐,這人就是那個膽大妄為的奴才,挑唆太子不行正道的幸臣。”

蕭蘭冷冷道:“正是此人,別看他相貌堂堂,卻是一個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的奴才,諂媚主上,罪大惡極,師妹你今日難得來看我,就讓師妹看看我的手段。夏金逸,你知罪么?”

夏金逸抬起飲料店頭,神色淡然,心中卻是洶涌不安,蕭蘭眼中殺氣縱橫,看來是決定殺了自己的,可是為什么她也在,難道她還能認得自己么,不可能,不說那時自己形容還未長成,如今她如此尊貴,怎會記得當日被她狠狠傷害的少年呢。他舉目飲料店看向李寒幽,李寒幽似乎為他的沉靜感到吃驚,也看向他,四目相對,李寒幽眼中絲毫沒有別樣的意味,夏金逸放下了心,飲料店想來自己如今氣質全然大變,她必然不會想到自己曾是她的舊識了。

李寒幽看向這個男子,明明是那樣卑微的身份,又是人品低下,卻是神情淡然。氣度從容,英俊的相貌也讓他頗為引動女子的春心,可是這人卻是一個人品低下的弄臣小飲料店人,真是可惜了,她微微搖頭,看向蕭蘭。

蕭蘭見夏金逸不答話,更是惱怒,又問道:“你不答話,是不是輕視于我,我問你,夏金逸,你可知罪么?”她的怒氣如此熾烈,讓夏金逸覺得胸口仿佛被她身上涌出的殺氣飲料店重擊了一下,不由自主的俯身道:“小人不知犯了何罪,請娘娘明示。”

第三章 花言巧語

更新時間2005-5-8 16:27:00 字數:5401

武威二十五年五月,靖江公主、王妃蕭氏以侍衛夏某諂媚惑主,欲殺之,為王所阻。自此,王與王妃、公主嫌隙益深。

–《雍史·戾王列傳》

蕭蘭柳眉倒豎,神色冷若冰霜,冷冷道:“好,你既然還敢狡辯,那本宮就和你說個明白,這一年來你都做了什么,還要本宮一一道來么,身為臣屬,不知道勸諫主上,只知道諂上媚權,調唆太子做下這等沒有禮法的事情,你難道不該死么,為臣不忠,為人不義,你既然是這等不忠不義之人,若是還有半點天良人性,就該橫劍自刎,難道還要本宮動手么?”

夏金逸神色從容地道:“屬下不過是個江湖浪子,既沒有滿腹詩書,也沒有絕世武功,所擅長的不過是些雕蟲小技,太子殿下救了屬下的性命,屬下無以為報,只能盡力讓殿下開心一些,如果這也算的上不忠,屬下也無話可說,說到不義,屬下倒是認得,但是屬下一心只是效忠太子殿下,忠義不能兩全也只好罷了,再說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,就是太子殿下有些什么過分的事情,又有什么關系,若非如此,您又何必殺人滅口,而不是大義滅親呢?”

蕭蘭頓時語塞,這時李寒幽冷笑道:“好個厲嘴的奴才,太子殿下是君,你是臣,殿下可以犯錯,可是你不能,你妨害了殿下的大業,本宮也懶得和你評理,師姐,也不必和這個奴才多嘴,還是快些請太子妃殿下傳下諭令吧,這外面的事情自然是太子殿下作主,這府中之事還是得太子妃作主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